319名投资者6亿元本金“打水漂”?上海钜派再陷违约“罗生门”

2021-04-07 09:14:24来源:中国房地产报

319名投资者6亿元本金“打水漂”?上海钜派再陷违约“罗生门”

中房报记者 许倩 北京报道

靠地产项目起家的上海钜派投资集团(以下简称“钜派投资”)正陷入违约“罗生门”。

“钜澎集团旗下大观稳盈优先私募基金1号,从2019年初到期后就一再延期,至今没有兑付。大观稳盈优先私募基金2号也于2月15日到期,同样未收到任何资金偿付消息。”一位被套其中的投资人李先生表示。

与他一样损失惨重的共有319名私募投资人,共投入本息8亿元。投资之初,基金管理人告诉他们,“本次投资标的为间接或直接参与某地产公司借壳上市项目。”

钜澎集团控股方是钜派投资,钜派投资背后大股东是易居中国,老板周祈有着广泛开发商资源。在当时看来这笔投资有风险、有赌性,但因属于“优先级”,后面还有来自24亿元“劣后级”资金提供安全垫,不至于满盘皆输。

“主要原因在于上市公司预期不匹配以及韬蕴资本违约。基金管理人已通过诉讼取得对韬蕴资本胜诉判决,并已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同时为最大限度维护投资人合法权益,基金管理人仍不放弃与韬蕴资本通过对话、谈判、沟通等方式,进一步督促并落实韬蕴资本对底层中融、地利等各利益相关方进行维权、追索,以期尽快将剩余资产追回。”钜派投资相关人士对中国房地产报记者回应。

这不是钜派投资第一次“踩雷”。据媒体曝光,钜派投资约有40个项目遭遇退出困难。除产品兑付压力、财务数据式微,钜派也被官司缠身。

6亿元资金“打水漂”?

事情要从4年前讲起。

2017年1月,几百名投资人参与了钜派投资管理的钜澎大观稳盈私募投资基金,基金共募资6亿元,存续期限为2+2年(延期),主要投资于韬蕴资本发起成立的北京韬蕴一号优先级份额,最终参与一家地产上市公司资本化运作。

虽然名义上这是一只股权基金,但实质却是“固定收益类”基金。资料显示,这只私募基金起投金额为100万元。其中,100万元至300万元(不含)预计固定收益为年化9%,300万元至600万元(不含)预计固定收益为年化9.1%,600万元(含)以上为9.2%。

所投公司承诺,对参与本次交易投资方承诺分红平均约7.79%/年,如3年不上市(即到2020年1月)承诺本金赎回。

“每个投资者都投资了上百万元,有的投资额在千万元以上。但直到基金到期清算,投资人6亿元投资本金和应付的近2亿元利息仍不见踪影。此前承诺的劣后资金以及上市失败股权回购也杳无音信。”前述投资人李先生表示。

看似简单的投资逻辑背后,是层层嵌套和复杂交易:

钜派发行钜澎大观基金(6亿元)认购韬蕴一号优先级份额,同时,韬蕴资本出资3亿元作为劣后资金进入韬蕴一号。接着,韬蕴一号以委托贷款方式把9亿元资金贷款給韬蕴资本,韬蕴一号还通过信托借款委托韬蕴资本进行投资。最后,韬蕴资本作为唯一LP,以总共30亿元资金入伙中融鼎兴,最终由中融鼎兴以30亿元资金直接参与上市公司资产重组项目。

这30亿元中,包括钜派投资旗下的大观基金6亿元,韬蕴资本自有资金3亿元,以及中融信托计划21亿元,按约定后两者共计24亿元资金为劣后级资金。

企查查显示,中融鼎兴是韬蕴资本全资子公司。韬蕴资本成立于2014年11月,注册资本为2亿元,控股股东为温晓东,持股90%。

2016年12月底,所投上市公司宣布完成引入第一轮战略投资,合计引资300亿元。这其中,韬蕴资本通过前述30亿元资金认购了某地产公司1.32%股权。之后,由于某地产公司于2017年5月和2017年11月又进行了两次增发,韬蕴资本所持股权占比被稀释至0.96%。

但始料不及,某地产公司回A计划最终失败。投资人只在2018年3月收到过第一年利息,此后本金、利息全无。

韬蕴资本:向地利及人和投资追索款项

2019年,钜派投资代表钜澎大观基金向韬蕴资本提起诉讼,并于2020年2月4日取得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胜诉判决。但因韬蕴资本没有资产可执行,无法追回。

接着,韬蕴资本悄悄撤资。2020年3月14日,某地产公司非大股东变更,股东中融鼎兴退出,退出前持股0.96%。新增股东名为地利农产品投资有限公司,地利大股东是人和投资。

“对这次股权转让交割我们完全不知情。”前述钜派投资相关人士表示,基金管理人为确认交易细节及交割进程,曾通过工商调档了解到,地利公司和中融鼎兴之间关于某地产公司股权交易价格为38亿元。根据韬蕴资本披露,地利受让中融鼎兴所持某地产公司股权后并未立即支付全部股权转让价款,截至目前尚有约8亿元款项未支付。韬蕴资本目前着力要求地利就应付未付8亿元交易款项进行结算。

如果这8亿元款项能追讨回来,或许这笔大观基金兑付就有了希望。但难点在于,“目前从法律关系看,大观基金管理人只能通过韬蕴资本去追回这8个亿资金,若韬蕴资本不配合,地利也躲在后面装不知情,投资人恐怕很难拿到这个钱。”一位私募基金人士表示。

中国房地产报记者了解到,最新进展是:2021年1月20日,韬蕴资本向地利集团母公司人和投资控股股份发送了通知函,要求地利及人和资本就应付未付交易款项进行结算。同时,韬蕴资本表示,在请律师准备相应诉讼材料,如果近期无进展会发起诉讼以维护其合法权益。

“基金管理人在督促下层韬蕴资本及时采取维权措施同时,也会自行采取包括但不限于求助监管部门、司法机关等一切可能措施以维护大观基金利益。”前述钜派投资相关人士表示。

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试图就此事件采访韬蕴资本,并未获得回复。

40余只产品“暴雷” 钜派称“全认”

作为国内头部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钜派投资成立于2010年3月,最初是以政府项目、房地产项目为突破口介入大品牌房地产项目。当时中国房地产开发商有6万多家,但钜派只挑选前100家,以确保公司高质量和高安全性,再加上创始人胡天翔及其创业伙伴具有丰富人脉,钜派在2011年税后净利润便达到1500万元。

2014年,钜派投资完成B轮融资,引入易居中国和新浪。易居是靠从事房地产代理和经纪业务起家,手握数以千万计买房人资源。2015年钜派成功在美股上市,市值超3亿美元,成为中国第二家上市的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彼时正是钜派大阔步扩张的“高光时刻”,背靠易居中国,地产类项目约占钜派投资总项目60%。

好景不长,2017年8月,钜派迎来重大人事动荡,钜派联席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倪健达发布了对员工公开信,证实了创始人胡天翔离职。

2018年,钜派最为擅长的房地产领域迎来最严调控,整个房地产行业增速放缓。钜派在地产项目上的盈利能力开始下滑,进而涉足股权类、供应链金融类和影视类基金,但盲目扩张占用大量资金也是其后期不断暴雷根源。

当潮水一旦褪去,裸泳者便浮出水面。

“钜派曾经一度盲目追求销售速度和规模,鼓吹高额收益,背后风控措施却严重缺失,风险早已积聚。”有熟悉钜派的私募人士称。

2019年开始,钜派资本多达40余只基金产品陆续进入“暴雷”期,这些产品或延期,或出现兑付问题,其中包括钜澎大观稳赢、盛运环保项目、乐视项目、中弘控股项目、黎明之光项目、钜增宝璀璨稳盈1号等,其中多只产品与韬蕴资本相关,大多出现逾期风险。

这其中不乏知名开发商项目。2019年3月,钜派涉足的万达商业私有化项目退出困难,回购款到账超半年未分配,合伙股东实控人被指为清算主要障碍。2019年8月又被媒体爆出,钜派旗下40亿元福晟集团项目逾期陷罗生门事件。

前述钜派投资人士称,大部分暴雷产品都是2017年时成立的,彼时是钜派过往团队在做。2017年8月钜派人事大变动后,团队全部重新组建。如果按照钜派现在风控执行,很多产品根本不可能通过。“但不管是过往团队留下的问题,还是过往产品问题,我们全认。”

但因兑付问题频频暴雷,也导致客户复投率降低,更使得钜派品牌形象大大受损,造成恶性循环。

自2018年以来,钜派投资连年亏损成为不争事实。翻开钜派投资业绩表,钜派投资从2018年开始净利润变为负值,2018年亏损达3.95亿元,2019年达亏损1.72亿元。2020财年一季报,净利润亏损达1989.3万元。

截至2019年末,钜派代销的理财产品总值98亿元,同比下降67.5%;整体资本管理规模418亿元,同比下降26.3%。

钜派投资股价自2018年下半年起就一直下跌,一度曾跌至1美元附近。截至3月1日,钜派投资股价每股已由2018年6月的20多美元跌至2.66美元,市值9000多万美元。

“虽然这两年房地产行业确实很难,但国民经济、各地财政经济还是要靠房地产来拉动,我们大股东易居本身也有很强的地产基因,钜派在地产方面还是有独到的地方。”前述钜派投资人士仍充满信心。

但面对一个个“雷”,钜派想渡过眼下难关,并不容易。

(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属于作者)

[责任编辑:吉勾拉一]

    免责声明:《无界新闻》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本网站转载图片、文字之类版权申明,本网站无法鉴别所上传图片或文字的知识版权,如果侵犯,请及时通知我们,本网站将在第一时间及时删除。

最新内容

《无界新闻》香港刊号:(8)in OFCA/F/NR/23/19R 国际统一刊号:ISSN:2664-9381 Email:wujienew@163.com

无界简介| 无界团队| 联系无界| 版权声明| 工作人员| 管理制度| 广告服务| 加入无界| 撤稿声明| 新闻订阅

无界新闻杂志社 版权所有

阿里云